集团经济与产业组织研究中心
在《电信竞争》中文版出版座谈会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 2012-08-20      访问次数: 33

 

 

在《电信竞争》中文版出版座谈会上的发言

东南大学 集团经济与产业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胡汉辉

尊敬的张春江副部长,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和前辈,尊敬的新闻界朋友们:

今天,人民邮电出版社在这里举行享有世界声誉的法国经济学家拉丰和泰勒尔的著作《电信竞争》一书中译本的发行座谈会,作为《电信竞争》的译者之一,自然十分高兴。


电信技术是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的现代技术之一,今天的文明社会如果离开了电信,其后果将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就象任何一项技术都是一柄"双刃剑"一样,人们在享受着电信技术带来的恩惠的同时,也在为电信业发展中的问题而担忧。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电信产业突飞猛进的发展,社会公众对电信业中放松规制、鼓励竞争的趋势的关注与日俱增。这种热情往往出自于人们认为垄断会降低效率的直觉,出自于对自身经济利益的关注。它在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价值判断,而不是清晰、具体的科学分析。从经济学的视角看,电信产业的魅力就在于它处于网络产业激励性规制改革的前沿,因而,电信产业的规制与竞争理论理所当然地成为现代经济学最活跃的分支--产业组织学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拉丰和泰勒尔合作于2000年出版的专著《电信竞争》一书回顾了20多年来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电信改革的进程,利用产业组织理论和产业分析方法对电信业的规制与竞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经济学分析,堪称这一发展方向上的代表性成果。因此,《电信竞争》一书中译本的出版与发行无疑是一件值得我们庆贺的事情。


由电信业等基础性网络产业的竞争与改革问题所引发的关于中国产业组织结构的研究,是近年来经济学界、政府以及大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问题之一。在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一些原来由计划所控制的资源配置权力逐渐转化为垄断权力,形成行政性垄断,造成市场竞争与企业进入的壁垒。我们还缺乏对市场化过程中的企业行为进行规制的经验。打破行政性垄断,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市场规则,需要我们研究和借鉴现代产业组织理论、尤其是规制理论的最新研究成果。《电信竞争》一书令人难以置信地将经济学的最新发展完美地运用到实际的政策分析之中,因此,它将对中国的电信业、以及其他基础性产业的改革实践有所帮助。


拉丰教授在微观经济学的许多领域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不仅是20世纪70年代委托代理理论、80年代信息经济学与财政学理论、90年代产业组织与规制理论的世界级学术带头人,还是新管制经济学的奠基者之一。泰勒尔教授也是产业组织学和信息经济学公认的世界级大师,他的名著《产业组织理论》的中文版对世纪之交中国产业经济学的发展与普及产生了不可替代的影响。此次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电信竞争》一书的最初版本就是出自泰勒尔教授作为“杰出研究员”于1996年11月26日至28日在慕尼黑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所做的"慕尼黑经济学讲座"报告。拉丰教授和泰勒尔教授在产业组织学研究领域中的长期合作堪称学术合作的楷模,他们共同将企业理论、信息经济学原理和博弈论应用于电信竞争的实践中,创建了有关电信竞争的微观经济学新领域。
明天将是第33届世界电信日,人们的目光势必又将聚集于电信业务的收费与服务质量等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今天,聚焦于电信业的改革,聚焦于电信业发展的明天。


电信业的明天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我们需要理性的分析和理论的指导。20世纪产业组织理论最激动人心的发展莫过于导入了博弈论这一分析工具,从而将原本经验主义的产业分析上升到实验阶段。经济学家们在逻辑演练和经验统计的工具以外,还增加了数学理论和模型分析。尽管如此,以拉丰和泰勒尔为代表的一些学者对基础性产业所进行的理论分析相对于实践而言,仍然是高度理想化的。拉丰和泰勒尔指出:经济理论是我们实践的指示牌,但远远不是政策本身。从《电信竞争》一书中我们能读到大师们充满智慧的见解。例如,部分价格歧视将具有合理性。并不是所有的电信服务都适宜采用边际成本的定价方法,至少在一些存在大量沉入成本的瓶颈部门中,相关的定价需要一定的加成。一定范围内的价格歧视可以减少价格的扭曲,同时,价格歧视也将是一些投资得以实现的先决条件。又如,电信业应该实行有效的竞争。竞争要和规模经济、对资源的有效利用相结合。采用不同的价格体系将会影响运营商的业务前景和对技术的选择,相似的接入价格反而会扭曲竞争,减少社会福利。再者,对普遍服务要有一定的政策导向。在竞争情况下制订中性的,但在经济上有效益的普遍服务的补贴方法将是引导企业为得到市场特许经营权而竞争,而不是导致大家都在同一市场上进行拼杀。这些观点无疑会对中国的电信改革会所借鉴。


《电信竞争》的中译本是梁晶工作室组织的《产业经济学译丛》的第一本译作,它的顺利出版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我要特别感谢一批致力于繁荣和发展中国经济学教育的海外教授、归国学者和学术前辈共同确定了这套译丛的风格和选材;特别感谢人民邮电出版社、邮电翻译服务公司各位同仁的辛勤工作和创造性劳动;特别感谢东南大学、信息产业部政策法规司等单位和部门所给予的大力支持。我衷心地祝愿他们的事业欣欣向荣,衷心祝愿中国的电信改革走向成功,衷心祝愿全球的电信产业蒸蒸日上。谢谢大家!